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制 > 正文

認罪認罰從寬試點:更高層次實現公正與效率相統一

時間:2017-12-25 15:26:39    來源:檢察日報    

北京市豐臺區檢察院檢察官在一起研討案情。

2016年11月16日,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為期兩年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正式啟動。

據介紹,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結的91121件刑事案件中,98.4%來源于檢察院建議適用;法院對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的采納率為92.1%,上訴率僅3.6%。

試點一年來,全國18個試點地區確定的281個檢察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怎樣的成效?記者日前走訪了最高人民檢察院相關部門。

98.4%的適用案件由檢察院建議適用

檢察機關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中的主體作用日益明顯

2017年6月5日,李某涉嫌酒駕被現場查獲,公安機關立案偵查。6月7日,公安機關偵查終結,該案被移送審查起訴。6月8日,檢察機關審查后于當日提起公訴,法院當日審理并當庭判決。從案件發生到完成全部刑事訴訟程序,僅用4天時間。

這是江蘇省南京市建鄴區檢察院在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過程中,針對案件量較大的危險駕駛案件,探索的“一步到庭”辦案模式。據建鄴區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勇介紹,“一步到庭”案件平均辦案天數為2天,同比縮短70.5%。庭審時間平均每個案件5分鐘左右。

試點推行一年來,在全國18個試點地區的281個檢察院,嚴格遵循刑法、刑事訴訟法基本原則,以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為標準,以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為指引,不斷探索創新,對認罪認罰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從寬、從簡、從快處理。

報告顯示,截至今年11月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結刑事案件91121件103496人,占試點法院同期審結刑事案件的45%。其中,檢察機關建議適用的占98.4%。檢察機關對認罪認罰案件依法提出從寬量刑建議,法院對量刑建議的采納率為92.1%。檢察機關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中發揮的主體作用日益明顯。

記者從最高檢了解到,截至2017年11月底,試點檢察機關辦理的認罪認罰案件92173件104221人,占同期起訴刑事案件總數的41.57%。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罪名已擴展至70多個。

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有利于罪犯改造和回歸社會、促進社會和諧

伍某盜竊案提起公訴前,被告人一直拒不認罪。提起公訴之后,廣州市海珠區檢察院向法院提出再次嘗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建議,法院采納并為被告人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師。庭前會議上,面對公訴人展示的有力證據,被告人供認了3宗犯罪事實。庭審中,被告人選擇供認全部8宗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公訴人根據被告人的認罪表現,提出了新的量刑建議,法庭采納后當庭宣判。

曾經引發網絡輿情的山東省膠州市應屆考生郭某篡改同學高考志愿案,2016年8月移送膠州市檢察院審查辦理。檢察官發現,郭某對犯罪行為供認不諱,而且是初犯、偶犯,更重要的是,受害人已被大學補錄并表示諒解。膠州市檢察院認為該案符合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條件,并可作相對不起訴處理。

但是,對已批捕的犯罪嫌疑人作不起訴,會不會引發公眾質疑?會不會再次引爆輿情?會不會損害司法的權威性和檢察機關的公信力?

面對社會壓力,檢察院通過不起訴公開審查,主動回應社會關注。2016年9月30日,膠州市檢察院依法對郭某作出不起訴處理的決定,郭某隨后被公安機關釋放。

“該案既體現了法律的包容性,又體現了法律的嚴肅性,達到了教育一片的目的。”膠州市政協常委喬昌笙對案件辦理結果表示滿意。

探索在檢察院設置法律援助值班律師

強化權利保障確保認罪認罰真實自愿

“為什么沒有認定自首情節?量刑建議是不是重了?”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檢察院在審理耿正興危險駕駛一案時,犯罪嫌疑人對其犯罪事實表示認可,但是在拿到具結書時,對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提出異議。

在場的值班律師及時向犯罪嫌疑人作出解釋,說明檢察機關沒有認定自首的理由和法律依據,并根據酒精含量、有無事故、有無從重從輕情節等情況逐一計算,得出的量刑在檢察機關量刑建議幅度內,犯罪嫌疑人表示認可同意,并自愿簽署了具結書,案件順利審結。

所謂認罪認罰從寬,就是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同意檢察院量刑建議并簽署具結書的案件,法院可以對其依法從寬處理。在試點改革初期,檢察機關意識到,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訴訟權利、實現律師的有效參與,是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能否取得實效的關鍵。

試點檢察機關從辦案需求出發,積極協調司法部門,探索在檢察院設立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制度。據了解,目前,北京、浙江等試點地區檢察機關做到了值班律師定點化、固定化;上海徐匯、楊浦、普陀、靜安等區檢察院及上海鐵路運輸檢察院實現法律援助律師全覆蓋。值班律師的職責更多的是提供法律咨詢、見證簽署具結書。值班律師向法律援助律師轉化后,還可以為犯罪嫌疑人提供協商確定量刑建議、查閱卷宗、出庭辯護等更多法律幫助。

根據試點情況,2017年8月,最高檢與司法部溝通,對《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國家安全部 司法部關于開展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工作的意見》進行修改,增加了“檢察院認為有必要的,也可以在檢察院設置值班工作室”的規定。

探索重大、疑難案件規范適用經驗

將平等原則落到實處

試點檢察院除了對輕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外,對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罪名也在探索規范適用經驗,將平等原則落到實處。

非法集資犯罪追贓、挽損的難度都很大,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積極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該院金融犯罪檢察部已對16件59人適用試點制度,為投資人挽回了1400余萬元經濟損失。其中,劉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就是一個典型案件。

審查起訴過程中,劉某表示真誠悔過,主動退賠其所吸收的所有投資人投資款300余萬元,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朝陽區檢察院綜合案件事實、證據情況及其認罪認罰表現,依法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

該案承辦檢察官接受采訪時說,劉某大學畢業后留在南京工作,非常珍惜現在的工作。在向劉某介紹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政策之后,劉某表示認罪,并且同意賠償給投資人造成的損失。相對不起訴決定作出之后,劉某保住了工作,投資人也非常高興地拿回了錢。

2017年5月18日,一起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故意殺人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這是廣州市檢察院首次在故意殺人案件中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這也使得案件的辦理變得復雜起來。

為調查清楚作案時被告人的精神狀態,還原作案現場的真實情況,從閱卷到提審再到出庭公訴,該院檢察長歐名宇始終在辦案一線。

在被告人與被害人家屬達成刑事和解的基礎上,檢察機關提出精準的量刑建議。法院采納該量刑建議,依法對被告人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庭審后,被告人接受判決結果,沒有上訴。

“智慧公訴”提升量刑建議精準度

司法公正呼喚科技力量

辦案人員把個案的情節輸入量刑輔助系統之后,選擇量刑情節關鍵詞,量刑輔助系統就會比對數據庫中的判例,提出一份刑期、罰金、刑罰執行方式明確的量刑建議。

“當檢察官給出一個量刑幅度的時候,嫌疑人對于自己最終能夠判到多少刑期,心里是缺乏一個明確的預期的,對于這項制度還是存有疑問的。”北京市豐臺區檢察院輕罪案件檢察部主任張磊說,檢察官如果能夠給出一個明確的量刑建議,那么他可能相應地更認同更愿意主動來適用這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下,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權要轉化為對審判有預決效力的實體性權力,是試點工作亟待解決的難題之一。

試點一年來,法院對量刑建議的采納率為92.1%。其中,檢察機關對認罪認罰案件依法提出從寬量刑建議中,建議幅度量刑占70.6%,確定刑期占29.4%。

有專家認為,試點后續階段的努力方向,應該是把兩個數據顛倒過來,提高確定刑期的量刑建議數量。

據了解,目前,北京、上海、廣東等地的試點檢察院都在研發量刑建議智能輔助系統,有的地方還實現了類案推送和量刑偏離度分析,為提升量刑建議精準度提供科技支撐。

在信息化高速發展的大背景下,檢察機關將持續加大信息化辦案力度,全力打造認罪認罰案件快速辦理的信息化通道。

相關新聞

凡本網注明“XXX(非汪清新聞網)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

特別關注